• 当前位置: 复式平码计算公式 > 复式平码计算公式 > 正文

  • 他认为自己也是一个超能力者?刚想到这
    时间:2020-06-04   作者:admin  点击数:
    “哼哼,幸亏我和朱昌姬换了地方,选择了z国的c市,不然我还真不知道,就在这么一个小小的城市里竟然也会有实验者,嘿嘿嘿嘿,怎么样,来把,让我们来做一场实验者之间特有的战斗把!”这个名叫宋吉魁的诡异男子就这样在虚空之中定型现身,出现在了已经吓呆了的解普的身前。看着出现在自己脚下不远处颤颤发抖的这个异国实验者,宋吉魁的额头不由得皱了一下:他到底是不是实验者,怎么会是这幅德行,虽然自己的出场在普通人看来是诡异了一点,可是同为实验者,难道也会对这种能力感到惊讶和害怕么?还是他在故意装傻?想到这,宋吉魁的嘴角不由地露出一丝冷笑:跟我玩阴谋诡计,哼哼!也好,反正好久都没有活动过身体了,这次难得遇到一个能力者,就让你看看,有“魂鬼”之称的宋吉魁我真正的实力把!默地一睁双眼,一阵红光闪过,在宋吉魁与解普两人之间的空气竟莫名地闪现出层层的涟漪,仿佛那一片的空气已经不在是单纯的空气,而是变成了宛如池水一般。阵阵波纹闪过之后,渐渐的,一个足足有两米多高的透明影子慢慢浮现在了解普的眼前。犹如传说中的鬼魂一样,透明略带着点白色的身躯,微微闪烁着红色光芒的双眼,由那模模糊糊的透明躯体,还可以清楚地推断出这个巨大鬼魂那强壮发达的肌肉与爆炸性般的力量。带着一股强烈的憎恶与杀意,透明影子仰天发出一声怒吼,犹如万雷齐轰,高亢的声音几乎把解普的耳膜都给震破了起来!再也忍受不住心中的那股恐惧,大腿一湿,尿水顺着腿角拉了出来,那一瞬间,解普的心中只剩下了对死亡的恐惧,脑海中再也没有任何思想的余地。“难道自己就这样就这样就这样被一个莫名的鬼魂给杀死吗?”父母之间亲情的眷恋,朋友之间友情的感动,还有许许多多自己接触过的人与事物一一浮现在了他的脑海之间,从没有过像今天这一刻一样,感受到死亡的威胁离自己竟是如此之近。难道这一切,就这样结束了吗?自己就要死了么,不要我不要啊,我还有许多未曾实现过的梦想,我还没有真正享受过这个精彩的世界,我不想死啊!强烈的恐惧和求生的欲望使得解普的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眼泪和鼻涕在一瞬间全都涌上了脸部。下意识地紧紧抱住刘云的身体,他拼命地往后移动着,想要拉开与那恐惧鬼影的距离。任凭地上的泥水与垃圾弄得一身的污秽,也没有停止过他嘴中那“我不想死我不想死”的喃喃自语,就在这高大鬼影吼叫之后的片刻工夫,原本还残存一丝冷静的解普,竟被吓得如同一个三岁幼儿一般。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宋吉魁的眉头如同打了结一般,心中的怀疑再次浮了出来:“怎么这家伙,到底是不是实验者啊,难道连巨魔的‘恐怖咆哮’都承受不了吗?还是真的是我看错了?”为了再次确认对方到底是不是实验者,宋吉魁闭上双眼,开始认认真真的发动自己那做为实验者所特有的感知能力。随着一股肉眼几乎难辩的红光闪起。同一时刻,正处在级度恐惧之中的解普,脑袋猛地一下阵刺痛。那痛疼来得是如此之突然,让原本已经被恐惧霸占了整个身心的解普再也顾不上手中的好友,双手不由得连忙捂住了自己的脑袋,发出一声痛彻心肺的惨叫!“没错啊,确实是实验者,可是怎么这么菜啊?”看到连自己试探性的能量都不能抵挡,宋吉魁的脸色迅速变得难看起来,要不是之前的能量试探清晰地感觉到了一股奇异的精神能量,他还真的会以为对方是一个普通人,可是,照现在这个反应看来,就算他是实验者,那能力显然也很有限。“唉,真是,本来还想好好和你打一场的,想是到竟是一个菜鳖!看来z国的实验者技术也不怎么样嘛,怪不得会这么落后。算拉,就让巨魔彻底的送你上西天把,到了天上,记得别忘记了,是我宋吉魁送你上西天的哦!哼哼哼哼!”发出一声阴险的冷笑,双眼内红光一闪,前方的巨大魂体“巨魔”又是一声嚎叫,双手握拳对着前方软倒在地上的解普闪电一般猛地扑去。眼看着巨魔那蕴涵着恐怖力道的双拳就要打上解普的身体,不远处的宋吉魁似乎已经看到了对方在巨魔双拳挥击下被打得支离破碎,鲜血四溅的场景,身为巨魔主人的他很清楚自己召唤出来的最强灵体那恐怖的力量,曾经在一次物理攻击实验中,巨魔一拳便把一块厚达五米的钢筋水泥打成了粉碎,后来更是把一辆报废的坦克直接揉成了一个个铁团,其强大的物理攻击力足以和许多以物理攻击见长的实验者一较高下。加上其本身是灵体的关系,对大多的物理和精神伤害都有着极其强大的免疫作用,应该说,它本身就已经是立于了不败之地。“哼哼,死在巨魔的攻击下,你也应该可以安息了,只可惜,我原本想要放松一下拳脚的想法就只能放弃了,唉!”转身准备向后走去,虽然自己也很喜欢敌人在巨魔的挥拳下那鲜血四溅,肉块横飞的场面,但因为之前的失望,让自己已经没有这个心情来欣赏以前很喜欢的余兴节目了,还是去四族公司完成正事要紧!可是,就在他刚一转身的刹那,一股强大的能量风暴猛地袭上了他的大脑,淬不几防的宋吉魁猛地觉得大脑传来一阵刺痛,惊恐地连忙鼓起了自己的能量。心中升起了一股极其不安和恐惧的感觉:“这这是什么能量,竟然是如此的强大,足已和队长一较高下了,难道”带着心中不安的猜测,宋吉魁缓缓转过了身去。出现在他眼前的, 免费平特一肖高手论坛精选是令自己感到万分惊谔的一幕, 管家婆精选三肖3码公开就在自己转身的刹那, 黄大仙选黄大仙一码一肖就在自己以为巨魔已经把对方打成肉沫的时候, 香港精选一肖期期准一阵强烈无比的七彩光芒从地上那个自己一度认为是菜鸟实验者的身上猛涌了出来。那光芒中所蕴涵的能量不但强大无比,其性质更是自己从来未曾见过。紧紧的形成一个两米范围的七彩保护罩,巨魔那蕴涵着恐怖攻击力的双拳竟不能把那层光罩打破,仅仅只能把它打得向内凹陷成为一个浅浅的圆坑,无论巨魔再多么的用力,也无法真正伤害到光罩里面的两人。从之前忽然传来的刺痛开始,解普便已从内心中那莫名升起的恐惧之中清醒了过来。也顾不上自己那被尿水和泥水弄得一塌糊涂的衣裤。解普的内心在一刹那间升起了无数的惊疑: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怎么突然之间自己会变得那么害怕,难道是因为刚才那个巨鬼的一声吼叫造成的吗?这这怎么可能,难道是超能力!万万没有想到这个世界上竟然真的会有超自然能力的存在。一直以来自己都认为那只不过是小说家言,可是之前那个白衣男子的出场方式,还有后来他召唤出来的那个名叫‘巨魔’的鬼魂,显然都是非自然存在的能力。可是,他为什么独独要找上了自己呢?想破脑筋自己也记不起曾经跟这个男子见过面,更不要说和他结什么仇,可是,偏偏他就是找上了自己,这从他之前抛出鱼头后的那翻言语中便可以猜测得出。可是,什么叫“一个普通人,也想知道我的存在!”难道自己就不是“普通人”了吗?还是说,他认为自己也是一个超能力者?刚想到这,解普的身前忽然传来一股强烈之级的杀气。抬头看去,却只能惊骇地看着一双透明中带着微微红色的拳头朝着自己的头部猛地袭来,那速度是如此之快,简直让自己没了一丝的闪避工夫!那一瞬间,一股绝望和恐惧的情绪猛地升上了自己的心头。“不!我决不能就这样死去,我不能死!!!”从内心之中猛地升起了一股强烈之级的求生欲望,忽然之间,他猛地觉得,自己的身体内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那股强烈求生欲望的刺激下猛地膨胀了起来。顺着身体向着体表飞速地扩张,仿佛要破体而出一般。就在那巨大灵体的拳头就要打上自己的同时,那个膨胀的东西刚好从解普的身体里扩张出来。一阵刺目的七彩光芒蓦然而起,飞速地行成一个七彩的光罩,牢牢地把自己和刘云给笼罩了起来。光罩刚刚升起的瞬间,巨魔的拳头也正好打了上去。在解普那惊骇和绝望的表情注视下,“砰”地一声,光罩激起一层淡淡的波纹,但那双恐怖的拳头却死活也没能突破光罩打进来。从之前的惊谔中清醒过来后,宋吉魁的脸上不由自主地露出一丝狞笑:“哼哼,你到真会隐藏啊,竟然连我都骗了过去,那好,既然你这么厉害,我也不能让你失望了不是。巨魔,终极狂化!给我宰了这个小子!”同一时刻,他浑身冒出一片艳艳的红光,不远处的巨魔仿佛感应到了从主人身上传来的那股狂暴的能量,一声咆哮之后,浑身也开始激荡出阵阵的红光。随着红光荡起的波纹越来越强越来越密,被红光包裹住的巨魔也开始渐渐发生着变化,原本便已是肌肉凸现的身躯此时变得更加的狰狞。身高也从原本的两米增长到了快有三米的高度。双眼中冒出的红光也仿佛成了实质一般。一股扑面而来的杀气激得周围的空气发出“涑涑”的声响。解普还没从之前的恐惧和变故中清醒过来。望着浮现在自己身前的那一层淡淡的七彩光罩,莫名的,他的心中有一种很是熟悉的感觉,复式平码计算公式好像好象自己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个七彩的光芒一样。到底是在那里见过呢?脑海中忽然闪过一道火花,解普几乎要跳了起来:“这这怎么可能,这七彩光芒,那不是我在《天狱》里作为‘招魂师’特有的光芒吗?可是,怎么会怎么会出现在现实里的呢?!”他终于想了起来,这个古怪而又艳丽之极的七彩光芒,正是自己在游戏《天狱》里的特有光芒,可是,怎么会是这样,难道自己真的是在做梦吗?不容他在继续思考下去,对面的白衣男子仿佛恼羞成怒一般,全身一阵红光闪起,在自己身前那原本便已很是魁梧的高大鬼影浑身同时荡起层层红色波纹,随着波纹的激荡,鬼影竟也随之越变越大。嚎叫一声,对着自己的光罩猛地一拳挥去。这一拳的力道比起没有变异之前竟是大了不知多少倍,七彩光罩被打的地方深深的凹陷了进去,而且发出一阵“吱吱”的声响,仿佛就要破裂一般。很明显,变异后的巨魔只要在打上那么两拳,这个七彩的光罩非得破裂不可,到那个时候,也就真的是解普和刘云两人的死期了!在这生死的关头,解普的大脑竟莫名地变得冷静了下来,他知道,如果此时自己还是盲目恐惧的话,只会让两人都陷入毕死的境地,只有冷静,只有冷静才能解救自己!他开始仔细地回想着之前在自己身上所发生的种种变故:“如果那个七彩光芒真是自己通过某种方式从《天狱》游戏里带出来的话,那么,是不是说,自己在游戏中的所有技能都可以在现实中使用呢,如果是真的话,那么是不是表示,自己也可以召唤出在游戏中的魂兽呢?”刚一想到这,巨魔的双拳又已袭至,“砰砰”两声巨响之后,七彩光芒终于支撑不住,“咔吱”一声,光罩在刹那之间碎成了片片,从新溶回到解普的身上。七彩光片融入身体的同时,一种微微的疲劳感觉也莫名地涌上了他的身体。还没来得及思考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巨魔的双拳带着“涑涑”的风声,已如闪电一般对着解普的面庞打了过来。那里还敢再有丝毫的犹豫,解普一声大喝:“以我之名,出来把,魂兽五头狞!”就在解普话音刚落,“砰”地一声,从解普的额头猛地冒出一股浓烈之级的七彩光芒,直直的正好与巨魔打过来的拳头对了个正着。那七彩光芒中不知蕴涵了多大的力道,竟连狂化变异后了的巨魔也承受不住,“嗷”地一声被直直的击得连退了几步。要不是身为灵体,本身对物理攻击就有强大抵抗能力的话,说不定现在已经被打得飞了出去。饶是这样,巨魔也被震得半天无法动弹。击退了身前的敌人之后,从解普的额头中冒出的七彩光芒越来越多越来越盛,渐渐的,那许许多多的光芒浮在了半空之中,分为五个点,开始在构建着什么形状一般。没有片刻的工夫,一只足足有三米多高、五头兽身的怪物的身型开始在巨魔的前面渐渐成形。没有一会的工夫,五头兽身怪物的身型渐渐化成了实质。那正是解普在《天狱》里得到的第一只魂兽,由三眼蛇妖进化而来的“五头狞”!不同与宋吉魁召唤出来的只有一股隐约透明身躯的巨魔,眼前被解普召唤出来的五头狞是一个有着真实身躯的存在,紫青色的鳞片,高达两米的奇形兽躯,五只面露狰狞的高大蛇头,那五条猩红的双叉舌时不时地从各个蛇头里伸进伸出,五双足足有拳头大小的眼睛正带着一股股杀意和藐视冷目注视着眼前的巨魔,仿佛极为看不起眼前的对手一般。轻轻抬动一下脚步,“砰砰”地两声,大地便发出了一阵可怕的震动,由此可知眼前五头狞身躯的庞重。看到出现在自己眼前的这个宛如实质的庞大怪兽,禁不住的,宋吉魁的心中升起了一种胆颤心惊的感觉:“这这究竟是什么样的能力,竟然可以召唤出如同真实存在一般的怪物。他他怎么可能会这么强?!”一瞬间,一股从未有过的恐惧之意涌上了他的心头。宋吉魁的恐惧与害怕不是没有原由的,要知道,无论是什么类型的召唤系实验者,他们所召唤出来的守护灵的强大与否都是同自己体内那经过天蓝之石激发的潜能大小有关。虽说人体潜能很大,可是毕竟不是无限的,这里面又存在着很大的个体差异。有的人体内潜能很大,有可能被天蓝之石激发之后,能够召唤出一个半透明的隐约存在的守护灵。这样的守护灵不但能力很强,而且可以持续很长一段时间;有的人可能潜能很小,因此即算被天蓝之石激发出了能力,可能也只能召唤出一个完全不能现出躯体的守护灵,只有身为主人的自己才能感觉得到。这样的守护灵不但能力很弱,而且也不能持续很久;简单的说,召唤出来的守护灵的躯体的显现程度不但关系着守护灵的能力大小,更关系着守护灵的战斗持续力。像宋吉魁自己,他的外号叫做“魂鬼”,就是因为他的潜能十分的巨大,除了可以召唤出以半透明躯体存在、物理攻击强悍无比的巨魔以外,还可以有足够的潜能召唤出可以控制普通人思维的、以隐约躯体存在的“魅鬼”。更还有余力召唤出一只完全看不见的、可以帮助自己进行短暂距离空间转移的“幽魄”以战斗力和战斗持续力而言,巨魔的战斗力是最强的,其持续时间也可以达到两三个小时之久;而魅鬼的能力“控制思维”,却只能对普通人使用,且只能维持短短的不到三十分钟时间;最后的幽魄除了每天可以帮助他进行一次距离不超过两公里的空间转移外,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战斗力。正因为他拥有极其强大的人体潜能,才能使得他可以召唤出这么多不同种类,能力各异的魂鬼出来。在h国国内的秘密实验者小队里,除了队长金珠娜和副队长李星浩外,就属自己的能力最是强大。而自己一向以来也颇为这个感到自豪和骄傲。可是可是今天,在自己的眼前,在异国他乡的z国c市内,竟然有了一个比自己潜能还要巨大,比自己更加强悍的实验者。看看对方召唤出来的那只长有五头的怪物,天,那可是以实体存在的啊,那究竟要多大能量的支撑才可以办到这一点啊!“不行,觉对不行,宋吉魁,你要记住,你是最强的,你绝不能忘记自己的骄傲和自豪啊!”再也没有了之前的冷静与沉着,宋吉魁开始能量全开,嘴中一声巨吼:“巨魔,给我全力进攻!”原本呆在一边的变异巨魔,在接受到主人那强大能量的支撑后,仰天一阵咆哮,举起开始闪烁着阵阵红光的拳头,如闪电一般对着那藐视一切的巨大五头怪物猛地击去。可是,令人的诧异的是,就在巨魔的双拳快要接触到五头狞身体的时候,巨魔,竟然不动了!犹如中了古希腊神话中美杜沙的石化术一般,就在巨魔挥拳出击的瞬间,五头狞带着藐视冷冷地注视着猛冲而至的敌人,一阵淡淡的紫青色光芒从中间蛇头的双眼中猛地射出,就在巨魔的双拳快要接触到五头狞身体的时候,它竟然动不了了!不等宋吉魁反应过来,五头狞“嘶”地一声,五个蛇头对着呆立不动的巨魔猛地咬去,犹如砧板上的肉块一般,巨魔在刹那间便被五个蛇头争咬着挑到了半空,几声“嘶、嘶”之后,原本应是虚无之体,对物理伤害免疫的庞大巨魔竟被五头狞的五个巨头咬成了几块,没片刻的工夫,就被蛇头吞吃一尽。那里知道自己的最强魂鬼竟连敌人守护兽的一击也无法承受。一时没能反应过来,等五头蛇怪把巨魔吞吃一尽之后,与其有精神联系的宋吉魁发出了一声恐怖无比的惨叫之声,鲜血顿时从他的嘴中泉涌而出。仿佛对这个惨叫极其厌烦一般,五头狞上前两步,举起爪子对着宋吉魁猛地扑去。没有想象中鲜血四溅,尸体横飞的场面。五头狞的那只巨爪仿佛是击中了透明的空气一般,从宋吉魁的躯体之中穿透而过。被巨爪穿透而过,有“魂鬼”之称的宋吉魁,就这样两眼翻白,口冒鲜血地软倒在了地上。告别在了这个世界。而五头狞那似乎穿透了空气的爪子中,竟似隐隐约约的抓住了一个不断扭动着的淡红色人影。把那淡红色人影往天空一抛,五个蛇头一阵撕咬,人影顿时便消失在了众蛇口之中。仿佛吃到了什么极品的补药一般,五头狞心满意足地仰天一声嘶叫,就这样化成条条七彩光索从新流回到解普的额头之中。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解普双眼无神地喃喃自语:“我一定是在做梦,对,我一定是在做梦,呵呵,看来真的是不能看太多的玄幻小说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一阵微风徐徐吹过,带来丝丝的凉意,太阳发着阵阵的光芒,已经快要和西边的地平线进行亲密的接触,一天,很快又要结束了!

    原标题:N卡A卡到底谁色彩好?教你发掘显卡画质潜力

      人民网东京5月15日电(郑瑾)据NHK电视台报道,日本厚生劳动省计划从6月份开始在东京、大阪、宫城三地进行大规模新冠肺炎病毒抗体检测,以期把握感染情况。此为日本首次从国家层面启动大规模抗体检测。

    原标题:奇葩游戏:一个烧饼引发的故事,这是我玩过最诡异的游戏了!

    ,,三肖必特期期准免费

上一篇:第八章差距就是惨剧(11/172)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

Powered by 复式平码计算公式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